環境前線:福島核災640天後的日本(上)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3年1月8日 上午12:29

■賴偉傑

2012年底,日本在12月16日眾議院改選,這是在釣魚台爭議、北韓發射衛星飛彈以及日本海嘯核災後的大選,因此格外引人注意。但在同一天,日本的民間團體,舉辦一年內的第二次超大型國際非核會議,其實這次會議的舉辦,是因為國際原子總署IAEA,當週要在福島縣的郡山市召開「關於核能安全的部長級會議」,因此日本的團體才緊急同步召開國際非核會議作為對等的反制,後來反而是日本國會提前改選而撞期。加上一週後韓國也舉行大選,因此,選舉、政治、國際關係、核發,東亞的區域政治動態,顯得更錯綜複雜。

▲第二屆「世界非核會議大會東京會場」會後召開記者會。(照片提供/賴偉傑)

這次國際會議,除了日本團體外,邀請了9國25個代表與會,台灣綠盟也受邀前往分享台灣的反核公民行動,交流之餘,得以感受日本的最新社會氛圍與實況。除了前往福島災區訪視外,之後兵分二路,一組前往郡山舉辦研討會議並就近抗議與監督IAEA的會場發展作即時回應,另一組則是回到東京辦國際會議,提醒日本媒體關注IAEA的「真面目」,也希望能在日本大選前,再次喚起「核能」成為大選議題主戰場。

東京會議:不容核能「推動者」偽裝為「規範者」

在東京,兩天的會議,有「邁向非核的政治與政府作為」、「核災受害者遠離輻射威脅的支持體系」、「超越日常生活,正式面對政治—非核女性論壇與青年論壇」、「國際反核公民行動分享」、「邁向再生能源與去中化的社會之路」等主題。

比較特別的一場論壇則是「為何IAEA跟WHO的低階輻射劑量標準差那麼多?」,針對IAEA召開部長級會議,到日本來想參與福島的核災撤離規範以及健康調查等工作一事,國際非核會議中來自俄羅斯的專家Alexeyg,以車諾比災後為例,揭露IAEA如何在後續工作介入,卻不斷主張輻射影響沒那麼嚴重。他說明IAEA的標準總是比較寬鬆,而日本政府之前是以WHO的為標準,「但WHO都不算了,遵守WHO標準只是剛剛好而已」。他直接了當下了一個註腳:「IAEA,這裡根本不關你的事,WHO來就好。」

另外一個重要主題是對於很多有核電廠的國家,推動者與監督者的角色根本混在一起,因此在「理想的核能管制的官方框架」以及「民間社群對新的核能的主張」兩場論壇,讓不同國家的經驗,可以互相學習討論。

協助德國聯邦環境部作核能安全與核災風險評估、分析,以及制度框架設計的專家Christoph博士,特別提到「核災機率越低並不等於核災風險越低」,而且政府應主動並出錢,讓更多人加入討論、瞭解。需要更多的公眾監督、施壓、參與、規範的制度與框架。另外我也特別請教他對於「台灣政府想要找WANO(世界核能運轉者協會),來作核四安全的國際專業審查,好讓民眾放心」的看法,他回答的很簡單:(你們)要找的應該是「核安規範與管制者」(regulator),而非找「核電運營者」(operator)。

日本著名獨立機構,市民原子力情報中心CNIC的伴英幸先生,則提到公民力量對核能規範的重要。但是他也憂心忡忡的講,政府開始會有很多「獨立調查機構」,是讓民間代表參與,不過裡面很多會是「(核能)業者推薦的實務專家」,這不只在日本,甚至在美國NRC(核管會)也是如此。

選前希望喚起「核能」成為大選主要議題

這次東京活動同時在會場旁邊的日比谷公園,舉辦NGO攤位展覽、演唱會、太陽能展示區、國際交流直接分享等等活動,可惜天候不佳,風雨飄搖,人比預期少很多,然而當天在公園的露天音樂台的反核大遊行,卻意外來了滿滿的人群,相當壯觀,超乎預期的多,讓民間反核陣營信心大增。

這是日本眾議院大選前一天,這次會議因為是要挑戰IAEA大舉來日本而辦的反核系列活動,沒想到反而跟後來才決定的大選撞期。整個氣氛就是希望反核的代表當選人數可以大增,給日本擁核派重重一擊,「這個選舉對日本未來發展影響實在是太重大了,甚至可能對世界影響重大」。日本與會的NGO團體與民眾不約而同的重複著。

▲大選前一天,日比谷公園東京反核大遊行出發前。(照片提供/賴偉傑)

這句話可能並不誇張。因為在交流時,韓國重要環保團體KFEM的代表提到:「韓國很多人都在看日本的情況,畢竟日韓很近,日本的趨勢會對韓國形成巨大的局勢與走向參考。」而筆者作為唯一台灣NGO與會代表也提到,台灣很多媒體、企業、甚至政府,把「韓國經濟能持續成長,就是因為建核電廠,以及發展核能工業外銷」的觀點一直拿來說嘴。韓國代表急著否認,說:「這都是騙人的,你們千萬不要相信。」不過國際核發連動之間的相互牽引,卻是必須去面對的處境和不爭的事實。

郡山會議:就近掌握與反制IAEA

在福島縣郡山舉行的會議,除論壇外,也爭取進入IAEA會場表達立場,並也有近距離的掌握狀況。而IAEA在年會中,整個部長級會議對於福島核災後的核能發展,有了指標性的的主張與定調,那就是「因為核能是很多國家的希望且需要,因此以『盡人類所能的安全』來努力」,這樣的意旨,值得持續關注。而也在這樣的方向下,IAEA希望跟福島縣政府,合作協議關於除污、健檢、監測,同時也希望跟日本中央政府,緊急事故發生時應變中心設置模式。

也因此,國際非核會議大會,正式提出要求要日本政府應公開與IAEA簽署的所有文件資料與細節。也因為日本媒體低調處理,甚至福島的報紙只有一家提到民間的意見,因此與會的國際NGO代表也好奇為何日本社會對IAEA來日本這件事完全不重視?建議應該讓大家知道IAEA的真面目,瞭解IAEA的歷史,以及到底以前作過什麼糟糕透頂的事。而一位法國NGO代表認為可以各國都回去跟自己國家的IAEA代表施壓。

▲對IAEA部長級會議來日本開會,日本民間團體諷刺「耶誕老公公沒來福島,倒是IAEA的領導來了,帶來的禮物就是層出不窮的核事故」。(照片提供/賴偉傑)

但是,大家真正看到的問題,是福島縣政府也與IAEA簽約了。如果民間非核陣營無法提供更多的援助與支持,地方政府似乎也別無選擇。在2012年年初的第一次全球非核國際會議時,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所以當時有一個建議案,後來付諸執行,在這次的郡山會議也同步進行,就是「非核首長連線」會議。

非核首長連線:擺脫核依賴的新的發展與重建之路

這是希望能以全日本的市、町、村(類似台灣的鄉鎮市)為單位,現任或卸任的首長加入,共同形成地方層級的非核互助會網絡,並不侷限在311核災的災區而已。而居住地在東京國立市的前市長,是這個會的事務局長。國立市與隔壁的立川是日本傳統左派的陣營,國立地區有市民運動的傳統,立川是反美軍基地運動的大本營,這個前市長也是共同購買運動的代表。

311之後,在日本很多組織被動員起來了,有些是很外顯的,譬如在東京市,每週五下班後首相官邸前反核集會,但另一種是「新的重建之路」,這些東西是串接了傳統左派、共同購買生活運動以及新的發展路線的可能,相對是沉靜的,卻是一條紮實的路線圖。

▲日本民間團體,對停機檢修的核電廠,連署公投,希望不再重新啟動。(照片提供/賴偉傑)

全日本據統計有1千7百多個市町村,而到現在加入這非核首長連線的是有81名,其中包含11名是前任市町村長,雖然近展緩慢人數還不多,但其實很具未來性。這次郡山會議,就同時召開了會議,也邀請來來自日本與國際的專家,一方面讓這些地方首長瞭解IAEA的真相,資訊公開制度如何落實的國際經驗,更重要的,也探討關於再生能源、分散式能源體系社會、以及增加就業機會的潛力,同時協助提出各市町村所在地的未來規劃評估。

然而對於日本福島核災的後續發展,有再多令人振奮或憂心的訊息,或再多的豐富的書面資料與會議,但還是比不上親臨災區現場感受的那種強烈的無助感。3個不同的村,面臨不太相同的困境,但令人揪心的程度,都還是令人震撼不已。

(下週續,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長)

……..文章來源:按這裡




Random Post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