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大家多講點道理、多負點責任吧!

作者: 本報訊 | 中時電子報 – 2013年9月6日 上午5:30

工商時報【本報訊】

一場康芮暴雨,水淹綠營執政的數縣市,救災未竟,卻先看到地方首長與中央官員競演「口水、淚水、苦水交織」的政治秀。這就是當前台灣的困境,從要統要獨、擁核反核、調油漲電,到颱風假該不該放,沒有一樣不能大打悲情牌、大做苦情秀。舉國充斥著「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的氛圍,把理想喊在自己嘴上,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什麼都講,就是不講道理,什麼都負,就是不負責任。其結果就是集體挖空這個國家的未來!

這種「天下有白吃午餐」的心態養成,兩黨政治人物是始作俑者。明明台灣實質有效稅率不到12%,遠比歐美國家低,卻打腫臉充胖子,提供高賦稅福利國家才有的補貼與優惠措施。在長期入不敷出的情況下,財政已有如土石流般潰崩。偏偏兩黨不信邪,心存「最後一根稻草只會壓死其他駱駝」的僥倖,只要當家就繼續減稅、凍漲、灑錢,以討好各階層選民,久而久之,就助長了民間「低價有理、浪費無罪」的價值觀。

在這種價值觀作祟下,萬物只能跌不准漲,只要漲價就是與人民為敵。於是,就算成本騰飛,油價、電價、學費都不能漲,就連民間滷肉飯、名店想漲價測試市場法則,也得挨罵。

難得始作俑者之一的執政者,甘冒被罵到臭頭的風險,毅然扛起「調漲電價、調整油價」的重擔。反對黨卻馬上搬出一套看似成理的選擇性說法:「台電、中油經營績效不彰,對不起國人,在沒有徹底改善之前,不准漲價!」但被隱去沒說的「道理」是,兩者的累虧大半來自配合政策與選票;而且,即便虧大了,給政客與地方的睦鄰支出可也不能少。

因與果顛倒久了,是與非也就變得模糊。台電積弊當然要改,但並存的事實是,低電價促成了高耗能,也應該要改。根據統計,國人每年平均用電量超過一萬度,是亞洲近鄰最高。台灣是出口導向國家,卻缺乏天然資源,既沒本事像美國突破開採技術,拓展頁岩油氣,又無法像勁敵韓國積極發展核能,那麼除了以價制量、倡導節能、慎用核電之外,可還有別的選擇?

在野黨如果有本事在不啟動核四、不漲電價、且不導致財政惡化的情況下,解決台灣的電力問題,那麼民眾必然夾道歡騰以迎王師。問題是,一心盼望再執政的在野陣營,可已握有這般完美的解決方案?

在此同時,習慣了低電價的民間,把節能視為自己的責任了嗎?由於核四公投已成今年重中之重的課題,之前溽暑惱人,網路上便有人設計了以下問題:「天氣熱到快要爆炸,大家應該:1、快開冷氣,不敢再反核了;2、誓死反核到底,熱死也無憾;3、省到底不開冷氣,也不反核;4、快開冷氣,但反核的心依舊不變。」

如果你是反核者,誠實的選項會是那個?如果答案是「誓死反核到底,熱死也無憾」,我們為這類貫徹理想的人士拍手。但如果答案是「快開冷氣,但反核的心依舊不變」,我們必須對這類偽君子嗤之以鼻,因為他們正是「把理想喊在自己嘴上,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的不負責任代表。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擁核者因為願意承擔風險,就可以繼續浪費。但何以我們對反核者有更高的節能「實踐」要求?因為他們既視核能為毒蛇猛獸,必除之而後快,就有責任提出一套足以平衡環保與發展的替代方案,同時降低自己對核電的依賴,才能以身服人。如果反核只是編首感性浪漫的宣導歌,由第一名模與帝寶貴婦來傳唱,或是邀請救災不力的日本下野首相來站台,一切就迎刃而解,那天下還有難事嗎?

接下來,我們要問:「習慣了低電價的用電大戶(企業),把節能視為自己的責任了嗎?」基於出口競爭的理由,台灣長期維持低廉的油電價格,產業界也就理所當然將其視為自身優勢的一部分,只要說到油電調漲,多數企業皆曰「時機不宜」,只有少數直言「漲價沒有任何對的時間點,應該早日面對高電價的事實」。如今台電已被啃到瀕臨破產,這才是企業界不願面對卻必須面對的真相!

台灣目前遭遇的諸多難題,如果各方願意多講點道理、多承擔點責任,透過辯論與溝通,相信並非無法可解。只可惜藍綠對峙凌駕所有道理之上,電價的紛爭如此、服貿協議的衝突如此,連颱風來襲都可成為製造南北分裂的工具。

天威難測,颱風豈分藍綠?放對了颱風假,難道就不用繼續救災治水?放錯了颱風假,就活該遭奚落?身處風災震災頻仍的台灣,難道不該全民一體,共同承擔防災責任?在台灣這條小船上的人們,固可放任憤怒的情緒滿溢,但怒海滔滔,船要沉沒的時候,可也不分藍綠!

……..文章來源:按這裡




Random Post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