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牧人散盡家產做抗爭 迫使無良淘金公司關門

環境資訊中心
更新日期:2011/03/11 11:59
洪美惠

作者:Michelle Nijhuis;編譯:謝雯凱;審校:莫聞

出生在蒙古牧民家庭的穆克巴亞(Ts. Munkhbayar)記得以前牲畜健康、水源潔淨,小孩子在鄰近河川上溜冰的時候。「我的童年過得很快樂。」他說。在1990年代早期,一陣淘金熱讓所有這些蒙上陰影,因為採礦者廣泛運用一種利用高壓水利系統的水力淘金法(hydraulic mining),使得河水變少,他的家人因受污染的井水而生病,而村人也逃離了。

「我不能光杵在那,眼見著整個村子被礦業公司給毀了。」穆克巴亞回想著。他開始組織鄰人,不久以後他就賣了他的牲畜,搬到城市裡展開他的行動。他創立的團體「翁吉河行動」最後共促使河谷內37處採礦場址中的35家關門,並說服政府強化且落實採礦規定。

穆克巴亞是2007年環保金人獎六人得主之一,當年40歲,以下是他當年4月23日在舊金山頒獎典禮接受訪問紀要。

問:請您描述一下,脫軌的採礦活動對翁吉河有何影響?

答:翁吉河是蒙古15條大河之一,流入紅湖中,亦即蒙古最大的湖泊之一。從1993年起,礦業公司開始在翁吉河谷四處挖採金礦,而他們毀掉了流進翁吉河200條支流中的31條。為了要開採金礦,他們將河流改道,破壞其自然的河道。(少了這些支流)曾經擁有427公里長的翁吉河,現在僅剩96公里,而紅湖已經完全乾涸。

問:我知道您來自於牧民家庭。採礦有影響到您的家庭與您們的生計嗎?

答:由於我們沒有水可以飲用,我們必須去鑿井,但井水受到相當的污染,有30或40個孩子肝功能嚴重受損。我最小的男孩,15歲,因為喝了那水而生病,我的母親只有50歲,因為肝功能受損而過世。

最後牧民必須搬離,尋找有水源的地方,而河流週遭的村落完全荒廢了。

問:您兒子現在的健康狀況如何?

答:在蒙古,醫療體系沒有那麼好,但我們盡可能去支持他。他像正常的孩子一樣能跑能玩,但他不能搬動重物,他的身體活動則受到其他方面的局限。

問:您用來對抗河流沿線毀滅性採礦活動的策略為何?

答:剛開始我只有一個人,但很快就想到不能單打獨鬥。我開始召集很多和我一樣有保護河流想法的地方人士,而他們後來選擇我來領導他們的行動。

最早我試著去影響決策制定者,也就是核發探勘與開礦執照給礦業公司的人。第二步是試著使採礦工作內容公諸於大眾。我們帶了報紙媒體進去,這樣一來他們可以把礦業公司對待土地的行徑傳播出去。第三步,我試圖盡可能的多讓當地民眾在河流沿線組織一些遊行–我們啟動公民草根運動來阻止採礦活動。

問:您碰過什麼樣的反對?您有受過威脅嗎?

答:有錢能使鬼推磨,所以我受到很多的威脅。有人會在夜裡與白天打電話給我,就是要求我要住手–否則,他們說,他們會對我和我家人不利。我們也曾與礦業公司有肢體衝突。

問:您們有過肢體衝突?

答:對,採礦場的安全警衛與要去礦場示威的人打起來。警衛對空開槍,而(在衝突中)我們被撞傷,手臂被劃傷,一位孕婦流產。

礦業公司也運用媒體來阻止我們的行動,說些關於我們不實的事情,污名化我們。

問:什麼促使您前進?

答:人民信任我。我認為所有住在這條河流周圍的人都信任我,並期望我領導他們。他們期望我做些事來阻止傷害,所以我不能現在就放棄。最初時候我朋友勸阻過我–他們不相信我的論點。我預期到壞事可能會發生在我身上,或許我會丟了命,但我要繼續按照自己的意思走下去。

問:您認為您最大的成就是什麼?

答:因為能成功阻止河流沿線的採礦活動,民眾看到了我們確實有能力達到一些成果。我們的河流又開始流淌,並且現在有200公里長。

傳統上,蒙古國會議員與地方民眾距離非常遠。但我們給予我們的國會議員壓力,讓他們承諾會協助修復這條河流,並阻止這些毀滅性的採礦作業。因為有六位議員代表我們,所以國會曾以一天議程來討論我們的問題。由於這個行動,蒙古檢察總長針對留在翁吉河兩家礦業公司的其中一家提起了一個訴訟。法律也修正過了,現在政府的核發單位會在核准採礦證照前徵詢我們的同意。

問:還有什麼要做?

答:這問題起源於翁吉河,但現在已涵蓋蒙古全境。我們必須強化我們的聯盟–我們最近建立了一個包含11個環保行動的聯盟(蒙古自然保護聯盟,Mongolian Nature Protection Coalition)來對抗毀滅性的採礦與污染。所以我們有很多事得做,不僅只圍繞在翁吉河,也擴及全國。

問:作為一位全職的環保人士,您靠什麼為生?

答:基本上我沒有任何個人的資金–我必須賣掉我的牲畜,好搬到城市來做抗爭。我們尋求捐助者來協助我們的行動,特別是國際組織,而其中極小比例的錢讓我維持家計。

問:這個獎對您有何意義?

答:它給我很大的激勵與鼓勵,讓我知道我在做對的事情,而民眾支持我。它也讓我給予我的家人與孩子一種終生保證。但當然,有這筆獎金,我有了更多的責任。

問:您打算要怎樣運用這筆獎金?

答:獎金一部份將同時用在強化行動與聯盟,另一部份要用在我一個對學生進行環境教育的專案上。我也考慮在蒙古建立一項環保獎項,就像環境金人獎,來肯定投身於環境保護的人。

※ 原文刊於2007年4月27日,Grist Magazine。

※ Grist Magazine是一線上環境雜誌,總部設在美國西雅圖。Grist Magazine嘗試以詼諧、幽默的角度來切入環境議題與行動,希望能在傳遞環境資訊之餘,也能夠娛樂讀者。

※ 蒙古自然保護聯盟網站


已用關鍵字:水力,環保,
共出現:5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




Random Post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