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程中的一站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3年4月5日 上午12:26

■宋竑廣

在309反核遊行前,因為平時都在耕耘,對我來講,遊行是一時的收獲,某個時點的力量的展現,加上腳走不久,心情並沒有很興奮。

不管是309的前兩天、前一天、當天,或後一天,天天,我幾乎都在網路上的相關討論貼資料,或者跟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反核講師們討論;比方前一天我去高中講反核,事前針對高中生身分加了點料,在淺的部分,找了核災漫畫切入,開頭講了點311核災對漫畫影視作品等大眾娛樂的影響;除了核電本身的論述外,深的部分,找了一些核災區高中生的話,像是:「(因為被政府拋棄)最好全日本都爆一爆算了。」在解釋過背景後,有一個同學說她蠻有感覺的,我想,或許是大家都同年紀,難免兔死狐悲吧。

反核的日常

前一天晚上到當天,一如往常地,跟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反核講師回信討論,關於對重新思考零核電講座的種種事情,有人問數據出處,問現在太陽能產業前景,問風力發電在技術性上的問題,問台灣不靠核電真的沒問題嗎?問關於未來能源規劃的迷惘或想像,甚至是生活方式的哲學等等。每天每天都在團隊裡夯實論述。

通常在演講的前一天,會把資料再多少看一次,對於一些之前沒特別追查或忘了出處的部分,用手機一邊Google看看,大概都會找到,萬一聽眾問起便有個本,雖然還沒有人問我過;基本上「(只是)環保團體說的」這種程度的資料不夠力;反過來說,如果都是官方資料,或者不同來源所見略同,就比較讓人安心。或許是體力衰退與生活餘裕很有限的關係,其實我不是善於閱讀的人,看沒多久就會疲累,常謝絕朋友推薦的書本,只能如蠶寶寶般地慢慢嚼食著資料,但我偏好這種確實的感覺。

剛好遊行前兩天選區的基隆市議員助理來報,負責避難的消防局在議員的質詢跟邀請後,會在若干里辦核災防災說明會,屆時當然就是市民的挑戰時間了。對我來講,像這樣擴散議題的動作,才是遊行後公投前的、運動永遠的重頭戲。就好像為高中生找個切題的核災漫畫要花半天時間一樣,這個行動從一年以前就開始鋪梗;話說,遊行前一天晚上,也剛好遇到不常上線的網友,經過幾個月的偶然相逢與鍥而不捨,終於談成了給反核團體的捐款。

因為覺得耕耘比較重要,遊行當天早上還在想說,去一趟還要花不小的車錢,或許平時幫忙就好了,當然嘴巴唸唸,還是要去的;誠如後來知道的10萬人,現場真的是好多好多人啊,我跟去年也一起走反核遊行的朋友說:「時間過得好快,好像剛跟你走過,突然今年場景整個變了。」

停站 過站 繼續旅程

看到這麼多人,第一個感想是,以此安慰一路走來的、被核電壓迫的人們;晚上舉行晚會時,親耳聽到蘭嶼青年沉痛的呼喊時,我不敢隨意吆喝叫好,單單用掌聲取代,避免歡呼歡樂的表情;而儘管也去過金山幾次,當核二廠附近居民出來陳訴時,我也終於在這個難得的場合裡,感受到他們的心聲,這裡是不一樣的,跟官員敷衍的嘴臉是不一樣的,有這麼多的人認真地聽著,雖然這個島很小,雖然他們是我的鄰居,好像隨時都能聯絡,但當晚他們的聲音表情是不一樣的,我這麼覺得。

第二個感想是,可能有人為了明星而來,為了一時的熱潮而來,未來要怎麼深化對核電的思考呢?倘若能從中促進社會對公共議題的思考,特別是像核電、能源這般的議題,未來不管台灣遭遇怎樣的難題,都會有更好的表現吧。一個還是可能支持核電的網友,看了我的行動後說:「這是公民的自覺……讚!雖然我可能不投票,或投反對票,但我很欣賞這樣的覺醒。」即便單就數量來說,我也不想滿足,每天出門時,總覺得還有更多更多的人沒接觸過這個議題;雖然20萬很驚人,但以核電廠的恐怖程度與台灣未來能源規劃的重要性而言,好像又還好,還有更多更多的群眾需要大家連繫。

一天的遊行很快就過去了,現在仍然繼續在網路等各種場域和民眾討論,而因為遊行人數驚人的關係,難免有更多人跳出來懷疑這只是民粹或時尚什麼的,未來的工作只會更多不會更少,而其他反核夥伴們也意識到行動只會更多不會更少。

再盛大的遊行,不過就是旅程中的一站吧;前陣子在準備4月14日到桃園介紹中島美雪的活動時,因為聽眾沒有一定的身分,而我有感於自己像個旅人,和許多夥伴一起跋涉著,於是設定為人生旅程,來個「以歌慈航」;已經過去的那一晚遊行晚會,登上舞台的除了明星,還有核電巨獸腳下、在反核運動中走了30年的居民;與漫長的旅程比起來,凱道廣場的歡呼極其短暫,或許他們和你我所需要的,是比起掌聲更綿長的旅歌。

「滂沱中的足跡,隨雨水的沖刷而消逝,即便為英雄的讚歌,不再持續;HEADLIGHT.TAILLIGHT,旅程尚未結束。HEADLIGHT.TAILLIGHT,生命的旅程仍將繼續。」

──《HEADLIGHT.TAILLIGHT》 by中島美雪

309廢核大遊行晚上在凱道舉辦音樂晚會,許多藝人跟數千民反核民眾在凱道守夜。(圖文/楊萬雲)

……..文章來源:按這裡




Random Post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