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非核家園的挑戰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3年3月5日 上午12:28

核四問題已經挑戰台灣社會30多年。核能發電涉及安全、環境污染以及可能的軍事用途,使得反核運動獲得社會廣泛的響應。主張廢除核四者以建立非核家園為終極目標,並以此樹立反核運動的道德標竿。

但核能問題還有一個重大的社會面向,即事關台灣的發展路線,或是基本體制的問題。我們願申論這個較受忽略面向的意涵。在當今各界熱烈討論是否廢除核四之際,能夠彌補目前議論的盲點。

廢除核四,乃至建立非核家園,必須考慮的是:我們要用那種能源來取代核電?或是改變我們的生活形態以及經濟活動形態?首先,我們要指出,幾乎沒有一種能源不需要付出環境污染或安全的代價。當今威脅地球環境最嚴重的問題,乃是溫室氣體過度的排放造成的全球暖化。全球暖化的嚴重程度已經導致聯合國為此召開多次會議商討對策。沒有任何其他的環境問題造成全球如此廣泛而深刻的議論。而火力發電正是排放溫室氣體的大戶。如果廢除核能,卻以火力發電取而代之,則對地球的傷害程度將遠超過核能發電的威脅。

非核家園的另一種選擇,則是改變台灣的生活消費形態以及生產形態。換言之,在建設非核家園的同時,台灣建立簡樸的生活形態。這似乎是值得提倡而能夠根本解決問題的方案。但是問題並不輕鬆。生活形態與生產形態的改變絕非易事。更嚴重是,如果資本主義體制不變,簡樸的生活形態以及昂貴的電費將導致企業的外移,其結果將是失業率高升,社會貧富兩極化更加嚴重。

因此,如果我們作此選擇,必須相對地進行經濟體制的調整,避免產業外移或是化解產業外移產生的衝擊。但是在資本主義的制度,這兩者都不可能。資本主義的要件在於資本的自由流動,包括資金外移,不可能在資本家認為投資環境不友善之際又無法將資本移出國外。換言之,除非我們改革或放棄資本主義制度,當今世界任何國家都難以限制資本家的產業外移。這已經觸及到資本主義存廢問題。我們倒是願意嘗試非資本主義的經濟制度,但在全球社會主義低潮之際,奢談整體制度改變實為天方夜譚。

以上的分析並非表示我們反對廢除核四,或是反對建設非核家園。非核家園是美好的境界。我們只是主張台灣人民需要認真地思考這個改變的深刻意義。它不只是核安風險的問題,更不只是電費提高的考慮。它本質上是發展路線之爭:維持核電容忍核安的風險並改用高污染能源,或是嘗試非資本主義的制度。這裡頭看不到三全其美的答案。

}

}

}

……..文章來源:按這裡




Random Post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