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院董座:由國家能源安全考慮核四存廢

作者:

記者劉俐珊╱專訪
| 聯合新聞網 – 2013年3月4日 上午3:04

「核能是重要的乾淨能源選項之一。」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梁啟源表示,「逐步減核」大方向已定,但隨核一、二、三除役日期確定,核四存廢更應從「國家能源安全」的制高點,做整體考量。

「核四存廢牽動台灣能源結構」,梁啟源說,核能政策應通盤考量,包括找哪些能源替代、如何履行減排承諾等;在新能源技術有重大突破前,或「汰舊換新」既有發電機組、提升效率的過度期間內,「核能是重要的乾淨能源選項之一」。

對於政府訂下能源政策三條件:「不限電、合理電價及減碳承諾」,梁啟源坦言,目前「困難度滿高」。

首先,梁啟源指出,再生能源不見得能「完全替代」核能,目前燃煤、核能發電是國內基載電力的大宗,具備穩定供應、廿四小時運轉不中斷的特性。

反觀天然氣與燃油,發電成本較高,只能在尖峰用電時段使用,例如夏季;至於太陽光電、風力發電,來源不穩,無法做為備用能源。

梁啟源舉德國為例,德國已宣布二○二二年全面廢核,核電廠完全除役,但是為補上核電供應缺口,大力發展再生能源和天然氣,而且為了維持基載電力供應,「到頭來都是燒煤」。

「如果基載電力不夠,備用電力根本沒有用。」梁啟源說,日月潭抽蓄水力發電,以往把水抽到高處的電力來自核能;但近來基載電力不夠,已改為天然氣,問題是,「如果沒有燃煤、核能,哪能抽蓄水力發電?」

另一方面,梁啟源引述歐盟官方二○○五年的報告,指出不同發電方式中,「燃煤發電的外部社會成本最高」,油、天然氣各居第二、第三位,核能與水力、風力、太陽光電等再生能源則相對較低。

梁啟源說,外部社會成本範圍涵蓋空氣、水、土壤、噪音汙染、氣候暖化成本、意外成本(含職災與公共風險,例如核災)、建築物傷害、廢棄物成本等。

至於「汰舊換新」,提升國內既有發電機組效率,可以取代核四商轉嗎?梁啟源表示,汰舊換新一直都是選項,但燃煤機組舊機組替換,將最少十年以上;在這段期間,核能還是重要的「乾淨能源選項之一」。

}

}

}

……..文章來源:按這裡




Random Post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