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前線:核四關鍵年 安全、價格攻防戰?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3年2月19日 上午12:29

■劉惠敏

無論對反核或擁核陣營來說,今年都是台灣核能發電歷史上關鍵的一年。台電規劃在明年2、3月向原能會提出燃料裝填申請,其計畫最快6月取得許可,並經試運轉,推估2015年10月第一部機正式商轉。因此,自33年前開始計畫興建的核能四廠,是否明年真的步入商轉時程?今年是關鍵。

而簡論決策者、各方專業及輿論大眾關注,儘管核能發電尚有許多複雜因素,但核四商轉的關鍵問題,或說兩方陣營攻防的焦點,集中於安全以及價格。福島核災帶來的震撼仍歷歷在目,如今仍有許多居民、孩童得承受輻射危害的後果及風險;核四弊案連環爆、安全質疑愈滾愈大,不僅馬政府得拋出「沒有核安就沒有核四」,部分執政黨人士也紛紛表態以安全為由,可廢核四的主張。「安全至上」看似兩方最大共識。

對危害選擇性遺忘

大腦的保護機制與生俱來,例如,在面對恐懼之時,最簡單的方式便是啟動遺忘、忽視的機制,儘管恐懼根源並未根絕,但可暫時忘了恐懼的存在。1979年的美國三哩島核電廠事故,到1986年的蘇聯車諾比核災,再到2011年的福島核災,事後更多證據顯示除了海嘯、天災的襲擊,人為疏失更是關鍵肇因。人們曾有恐懼、也曾試圖遺忘,到最後還是得承認,核能發電帶來的安全疑慮,從來沒有消失過。

再看核四,其鄰近活火山、斷層,細數核四興建過程的疑慮,人為破綻百出。包括由核工專家、核四安全監督委員林宗堯提出的「核四論」,其中工序紊亂、儀控系統準確性及穩定性安全堪慮,以及系統倉促移交、控制室失火、纜線設置錯亂、試運轉測試紊亂無章等缺失。若安全真為核四商轉的最大前提不變,停建核四當是唯一的選擇。

▲2013年2月6日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王舜葳表示台灣目前除核四外,若政府、台電無法保證核能安全,就該早點除役。(圖文/姜林佑)

不過,多年來的核四攻防戰中,擁核陣營最能掀起波瀾,影響搖擺不定者的更關鍵問題在價格。

首先,就是廢核漲電價之說。年初經濟部以台電計算方式,提出核四不運轉,電價將漲4成,引起民心惶惶。受困現實經濟、生計的多數民眾,對漲電價的擔憂更甚於安全風險,本是無可厚非,不過卻不見廢核漲電價的背後,是公關操作、計算方式的誤導。

在台電提供的「精算」中,認為沒有核四,勢必要增加天然氣發電比例,而天然氣成本每度5.7元,比核能發電成本高出許多。不過細究成本推估的方式,台電以均化成本公式計算天然氣成本,卻不是以同樣的公式計算核能發電成本,且其計算核能發電成本居然僅是歐洲、日韓中國家的一半,甚至僅有3分之1。另外天然氣複循環機組發電成本相當於每度3.15元,就算將未來天然氣的預期漲幅3%納入估算,最後每度天然氣成本也比台電計算少得多。很明顯是高估天然氣成本、低估核電成本,相減後膨脹發電成本上漲的幅度。

追加預算 錢坑無底洞

原物料供需失衡、能源燃料價格持續走高,是全球都不可迴避的現實,依據台電評估,原訂政策中核四商轉、既有電廠除役,2025年燃料成本仍會較2010年增加43%。也就是,即便核四運轉,電價一樣會漲。未來運轉將佔發電比例6%的核四停建,經濟部簡單推估就可讓電費大漲40%,很明顯是將核四推做替死鬼,甚至藉此轉移民眾對油電、物價上漲的不滿。

再來是核四興建過程投入的資源。核四廠投資總額從1,697億元,13年間數次追加到2,737億元,又將繼續追加預算,而儘管弊案連連,立法院仍計畫將於今年追加預算5百多億元。對台電、甚至是納稅人來說,因為過去投下的錢太多了,怎麼可以放棄?不過更現實的是,光要一一解決已得知的缺失,我們要追加的預算就是百億起跳,核四錢坑沒填滿前,誰真正知道這個洞有多大?

近幾年各國停建核電廠的不少案例可證,核四並非無法退場,而端看台灣政府是否能適時的評估這項「投資」,以更商業、經濟的角度看待轉向的可能。將資源更有效地轉向減碳政策及科技,即進步國家所追求的再生能源、分散式電力系統,以及結構性節電,提高能源效率的策略。

價格,其實並非核四或核電政策的決定因素。最後的關鍵,在於決策者是否不再以恐嚇、公關手法談價格,甚至以此決定核四的未來。即將在立院上場的核四預算追加,將是一大檢驗,每一分錢都是人民的納稅錢,不容繼續耗費在無盡的錢坑,反而排擠更有效率的能源選擇,不應該再繼續追加核四預算,而是要求國家決策者及技術官僚,更精確、不投機的提出能源選項及計算,市井小民不需矛盾於安全或價格的兩難。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專案)

……..文章來源:按這裡




Random Post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