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前線:法國的減核之路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3年2月5日 上午12:28

■徐詩雅

近來頻有報導指出,由於核四預算追加在即,經濟部與台電將在立院下個會期對核電大戰嚴陣以待,勢必強力護駕核四預算追加過關。其實台電的核電論述戰在上個立法院會期已經開展,為了正當化核電發展在台灣的必要性,台電最新提供給立院關於世界各國核能發展情形的說帖中, 刻意營造出「國際社會仍然大力擁抱核電」的印象,將實質正在翻轉的國際核電局勢,大筆一揮,勾勒大多國家仍在「持續發展核電」的樣貌。其中包括,近期正在進行減核全國性辯論、面臨能源政策十字路口的法國。

法總統:2025年前降低1/3核電比例

福島核災發生後,許多國家開始重新檢視國內的核能政策,甚至包括核能發電比率位居世界第一的法國,都正在醞釀新核電與能源政策的路途上。同時,法國民眾對於核電的反對也是與日俱增,各個在福島災後的民調都顯示,主流民意是支持降低對核電的依賴或是逐步廢核的,像是法國民調公司IFOP得出的結果,就有高達77%民眾希望減少對核電的依賴。

法國總統歐蘭德在2012年上任後,提出逐步減低核能依賴的能源政策方向,將於2025年之前,將核電依賴比率從75%下降至50%,降低3分之1的核電依賴比例,與此同時,藉由拉高再生能源的發展比例,及大規模增進能源效率的政策工具,來達成減核願景。法國能源局在2012年11月出版的報告也證明,減核的政策提議也已被納入未來能源情境規劃中。

■興建於法國法拉蒙城(Flamanville)第三代歐式壓水式反應爐(European Pressurised Water),圖攝於2013年1月17日。(圖文/路透)

法國自二戰以來便全力推動核電發展,由科技官僚主導法國的能源與核電政策,因此歐蘭德對於降低核電依賴的政策方向,廣受各界矚目。現在法國正在舉辦全國性的能源轉型辯論,在2013上半年,會透過與地方代表及各界社會團體,討論如何實踐能源過渡、減少核電比例、老舊反應爐是否延役、支持再生能源發展與投資等能源議題,以制定新的國家能源政策。預計7月總結辯論,並在今年10月草擬法國能源轉型的法案。

除了降低對核電的依賴及提高再生能源發電比率, 歐蘭德更希望履行他的總統競選承諾,在2016年底強制關閉法國最老舊的兩個反應爐,即便在2011年時,法國核安管制單位才評估這兩座從1977年開始運轉的反應爐,可在提高安全標準的前提下延役10年。法國環境能源部長Batho也甫在今年1月的媒體訪問再次確認,政府希望在能源轉型計畫的框架上,關閉這兩座法國最老舊的反應爐,不往延役的方向前進。

能源轉型的十字路口

若說法國正站在能源政策的十字路口,一點也不為過。若選擇維持75%核電比例,新建核電廠或增加核電的裝置容量,花費時間都過於冗長,將要付出的財政壓力也太龐大,因此在2012年2月,前任總統沙科吉選擇繼續承擔老舊核電廠的風險,延役暨有核電廠,而非新建反應爐。然而,既有的法國核電廠機組都已老舊、面臨除役年限,58個反應爐中就有22個反應爐在接下來的10年迎接40年限。

由於反應爐越老舊則風險越大,這10年就是決定能源方向的關鍵:究竟是要承擔高風險、延長老舊核電機組的運轉?還是要減少對核電的依賴,走向提高再生能源比率及增進能源效率的路徑?要維持電力供應,法國新能源政策的方向選擇迫在眉睫。

這個選擇對法國來說絕不是一件輕易的事。在過去50年間,法國對於核電的發展幾乎只能用義無反顧來形容:從二戰後戴高樂總統為了在美蘇冷戰中殺出一條血路,敲下了大力發展核武的致命響鐘;1973年的石油危機為高耗油的西方經濟帶來巨大衝擊時,又讓法國向核電全速衝刺,主張以核能取代石油,發展全電氣化的生產模式。法國的核武與核電發展,則向來無法脫鉤。

核電的存在,在許多國家從來就不單是能源方式,其中投射了對GDP增長的渴求、對於科技的控制慾望、對於發展想像的便宜行事、對於走出傳統能源提供框架的怠惰、對於生活方式的僵固想像和對其可能改變的恐懼。而對於法國,核電則又揉雜了維持國際強權的貪婪(或是退下大國之列的恐懼),以及某種光輝榮耀法國形象的延續。

科技官僚仍掌握能源政策制定的位置

在這樣的歷史脈絡下,歐蘭德的減核提議,是50年來發展核武及核電以來,頭一遭由政府提出的能源方向。他請環境能源部長Batho來主導將進行數月的全國能源轉型討論,並將產出具體的能源政策建議。雖然能源政策討論仍是進行式,未來的能源政策結論也尚未成型,現在仍無法肯定歐蘭德政府是否能突破重圍,在擁核科技官僚數十年來,在歷任政府都佔據制定能源政策重要位置的結構中,實踐減核的承諾。然而從法國的核能發展歷史來看,現在的能源轉型計畫確實是具有分水嶺意義的一步。

法國的減核之路肯定將會相對艱辛和漫長。可預見的是,接下來的新能源方向,定會挑起國內保守勢力的反撲,尤其是建構在菁英主義上的技術官僚──法國礦業團(Corps des Mines),礦業團的成員在法國政府部門和大型企業中往往佔據重要位置(像是在工業部這樣的官方技術部門從事政策制定的位置),對法國的科技發展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更是幾十年來主導了法國核能發展的關鍵推手。

這個菁英俱樂部沒有太多成員,但在法國能源政策制定的關鍵位置上卻是鋪天蓋地──他們的面孔,出現在歐蘭德團隊裡扮演工業與能源顧問;在環境能源部中負責再生能源、電網發展和能源效率;頂替剛訪台的前法國核安管制署署長的現任署長;前任和現任法國核電巨獸Areva執行長;法國國家放射性廢料管理局、和法國環境與能源管理局負責人等,都是同個科技官僚俱樂部的成員。

此外,代表資方的法國企業代表聯盟(Medef)主席帕希索特(Laurence Parisot),也在近期的訪談中毫不避諱的說:核電是我們的經濟資產,若法國邁向減核,意味著我們也對核電感到疑慮,那還怎麼向他國推銷出口核電產業?

長路漫漫 現在就得起步

法國正在進行的能源轉型辯論將有什麼結果?國際各界都在觀望,有人虎視眈眈,有人引頸期盼:法國政府是否有辦法履行承諾,讓全國能源辯論是一個以民主導的實踐平台,讓能源政策的重要相關利益方,均有管道參與在長久被科技官僚把持的能源政策過程。能源辯論從去年底進行至今,尚未產出明確的政策方向及結論,一切仍在不確定地進行。

然而不論結論如何,許多國際評論都分析指出,這可視為法國希望減少對核能依賴的重要一步。福島災後,各種民調都顯示法國民眾希望減少對核電的依賴,我們可以確認的是,法國公眾對於降低核電比例與再生能源發展的能源期待,不下它已走向廢核的鄰居。總統歐蘭德也確實正在試圖扭轉法國多年來置再生能源發展於不顧、過度依賴核電的政策導向。如此翻轉的核電政策走向,台電仍然草率地簡化為「法國在福島核災後核電政策不變,持續發展核電」,企圖向社會傳達「國際社會仍然大力擁抱核電」的印象。

然而我們從法國的例子可以看到,很明顯地,如果有路可選,法國公眾確實是希望擁有一個減核的能源願景。

真的,我們有路可選。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研究員)

……..文章來源:按這裡




Random Posts

Loading…